资讯中心

大气污染治理面临三个挑战

发布于: 2016-8-19 浏览:

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,虽然逐步有效控制了一些单一污染物的排放,但也出现了类似PM2.5这样的多种污染源形成的新污染现象。多种污染源形成的大气污染成分相对复杂,一般叫做复合型污染现象。

2006年,我国开始实施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,二氧化硫排放量开始下降,但是二氧化硫仅仅是雾霾形成原因之一。形成雾霾的四大类主要污染物,虽然在“十二五”期间,有两类得到了控制,但还有两类没有有效控制,比如挥发性有机物物。这也是“十三五”将要重点治理的问题。

当前面对的问题是,大气污染物的产生量还将继续增长。也就是说,在未来的几十年中,我们国家既要做到控制污染物新增量,又要降低污染物存量。

因此,实现蓝天的核心问题不是时间,而是污染物的减排量。我们把污染物减到什么程度,就能够实现什么样的蓝天。“奥运蓝”、“APEC蓝”给我们治理大气污染问题提供了很好的参考案例,除了气象上的因素,主要是污染物排放减少了50%左右,才出现了这些特殊的蓝天现象。

如果要把短期的蓝天现象转成长期的蓝天,在污染物减排上就要有大量科学和技术的支撑,特别是能源消费结构的改善,交通设备技术的提高等。当前我们治理大气污染主要面对三个挑战。

第一个挑战便是,如何降低工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气污染物。中国占了全球一半的煤耗量,主要用于了像电力、水泥,钢铁这样的高能耗行业。过去十年,全球水泥生产增长的曲线与中国平行,增量基本由中国贡献;钢铁的产量,从1970年代在全球的比例忽略不计,到现在占全球总量的约60%。

但中国并没有因此跻身发达国家,还将继续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。这主要体现在东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差异上,即如果要缩小东、中、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,靠什么来缩小?

近期主要还是要靠工业,中国目前的能源消耗结构中,有三分之二用于工业,美国的这个比例是不到三分之一,交通和商业各占了三分之一。未来怎么办?需要大量提高生产效率,降低工业生产过程中大气污染物排放。

工业生产消耗大量能源导致的结果是,大量污染物排放到空气中,而且排放相对集中。其实,如果可以把所有排放均摊到960万平方公里上,污染物排放强度跟美国相近。可惜的是,我们国家的大气污染物大部分集中在东部,特别是京津冀地区。这也就是为什么会看到,自从2013年开始的雾霾现象主要集中在京津冀地区的城市上空。

第二个挑战是,如何降低生活领域的大气污染物排放。我们在生活领域,比如说交通领域。以汽车产业为例,2009年以后,我国的机动车无论是生产量还是销售量都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最大的生产国和消费国。机动车的快速增长也导致了各类大气污染物排放量的快速增加。

尽管我国的汽车排放标准快速地从国一、国二,到国三,再到四,北京还实现了国五,基本上可以追赶上欧美标准。但问题是,每一次标准的升级,污染物短时间内有所下降,但由于机动车数量和行驶里程的快速增加,机动车尾气排放总量还是继续在增加。

最后一个是,如何更好地让治霾目标和低碳目标相结合。也就是说,治霾的过程中,会出现升温和降温现象,那如何把空气的治理过程和气候变化的改善有效结合。从而实现既低霾又低碳,或者消霾和低碳的未来发展路径。应对这些挑战都需要先进技术做支撑,我们的技术能否匹配上就关乎这些路径的正确与否,目标能否实现。

2013年的9月,国务院颁布迄今为止最严厉的大气管理条例,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,也简称为大气十条。提出要到2017年,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10%以上,优良天数逐年提高;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浓度分别下降25%、20%、15%左右,其中北京市细颗粒物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/立方米左右。

这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。这更加要求我们要在能源消耗结构上做好调整工作,同时发展清洁能源技术。才能使我们的蓝天成为常态,而非某个短期内的“APEC蓝”或者“两会蓝”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2016年中国大气污染治理行业政策分析

Copyright © 2018 江苏盛勤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| 备案号:苏ICP备 号    关键词:焦化烟气治理|高盐废水治理|VOC治理|危废治理|压力容器